【爱情散文】马不停蹄的忧伤

发布时间:2013-01-03 类别:爱情散文
  爱情散文:残阳在地平线上浮沉了几次,就渐渐被摩踵的楼群淹没了。继而万家灯火似乎在一瞬间点亮了迎面扑来的城市。望着流离的灯彩,雪麟的心中浮起了一丝暖意。
  
  火车涉过冰封的松花江,颠沛的声响撞击着他的胸臆,心中的暖流涉过一段尘封的记忆。
  
  那一年雪麟未及弱冠,就孓然一身地在南岗的一家名片社做小工。每天对着四面壁立的铅字捡拾排版所需的文字。时而蜷伏时而爬上爬下,一旦碰翻了某个音部,就要用一天的时间把那些铅色的方块一一归位。
  
  就这样一天天过着,理想在很远的希望之外。他只渴望有预言的女神驾鹿自温郁的南方驰过。
  
  前台的女孩名颜。宁静而灵秀,娇小的圆脸上一双大大的明睛。她不大爱和同事说闹,无事时就坐在那里看书。有一回她把目光越过书卷,盯了他好久,突然说,雪麟,雪麟,书里有人和你一样的名字。他当然知道那是本自己奉为圭臬的《画梦录》。
  
  太过年轻的雪麟什么都不想,只时时惦着南方的梦中之城。他想自己终究会离开这个所谓的故乡。
  
  春天一过绿意就浓了,丁香花开出又一季的清芬。在一个有鸟鸣的清晨,蹦跳着闯进一个鲜艳的女孩。玉!她就是迁往南方的雪麟的同窗。
  
  雪麟悄悄向颜借了三十元钱,和玉到了江畔。鸽群飞散,防洪纪念塔指向的天空高远澄蓝。他一面摇船一面在心底编织童谣:“小船漂呀漂,心儿跳呀跳。你坐在船梢,俏脸笑呵笑。”江水闪着柔缓的粼波,涟漪一圈圈放大着欢乐,又被江风吹向永远。
  
  玉拂着额前的发丝说,雪麟你在想什么呢,你该有个女朋友了。玉还说这是最后一次探亲,她姥姥一走这里就再没什么人牵挂了,她上了大学会写信给他。
  
  回航时他用力地划呀划,小船却怎样也驶不回岸,他恨自己在逆流中的无能为力。
  
  (时间的河呀,摆呀摆渡着,缓缓的起伏,没有突起的浪花,彼岸的城市,我向往以久,能不能啊能不能走它一遭。)
  
  他第二天去上班,不见了颜,一问说是病了。连着几日,他心里空落落的。那些铅字冷漠而沉重地堆积在心头。他明白是为了玉,但却想念着颜。
  
  月初时,又听说颜不再来了。他就买了本黄舒骏的录音带去看颜。颜的家在飞机厂(不是“场”),与市里隔着好大一片空地,乘车要两个小时。
  
  好不容易打听到老自建这个古怪的地名,在一排屋檐的尽头,他看到了颜正坐在门前洗衣裳,十指沾满了泡沫。抒情散文
  
  颜的家和那时的大部分家庭一样,清贫中透着整洁温馨。颜的父母很热情,他听到颜母偷说这个男孩好清秀,不由在得意中对这个家有了亲切感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