【散文随笔】以文字为油 点燃一盏心灯

发布时间:2013-01-03 类别:散文随笔
  散文随笔:孩童时,常常听到老人们骂人,骂那些没有文化的粗人是睁眼瞎,从鄙夷的眼神里冲出一句“斗大的字都不识得一箩筐,还不配给先生提鞋呢”。说到底,不长见识,不认识几个大字,不去学堂读几年书那是很丢人的一件事。

  在老家的山旮旯里,能算得上读书人的不多,住在村东端的石胡子就是读书人中的佼佼者。上过高小,到县里教师补习班培训了弎月,还多少会几句英语。七几年那会,他就是村里的代课老师兼校长,每天往返在家和学校的路上,村民见到他就满脸堆笑,弓着腰对石胡子尊称一句“石老师”。哪家一有来信,都等到傍晚天色擦黑,提上一小壶米酒,寻到石胡子家去。石胡子把信摊开在黄黄的煤油灯下,趁着昏黄的火光,轻轻的咳出一声“阿嗬”,提提嗓音,一字一句抑扬顿挫地读了起来。仿佛那纸上的方块字可以闪闪发光,照亮黑漆漆的夜,穿透夜的迷茫,照得人心里亮堂堂。

  文字,在朴实的人们眼里充满了灵性,可以把一个遥远的城市气味带到山旮旯,可以把山旮旯这端的思念撒播到每一个游子的身边。读书是一场心灵的洗涤,褪去人们的野蛮、轻浮、无知幼稚,迎来文明、成熟、知书达理。要是你也上了几年学,那些堆积在古木桌上的信件、图书、笔记,仿佛是用心砌起来的心灵驿站,每一层都有数不尽的字句,滴答滴答地敲在滚烫的心窝里,泛起一朵不屈的小花,撞击着远游的理想之门,演绎着一代人艰苦前行,怒放生命的征程。

  儿时懵懂的我,不知道天高地厚,从启蒙那一天起就幻想着要读遍古今中外的精品,每天放学后,我都贪念着那些漫画书、小人书、游戏书、唐诗宋辞。总想着,我读的书就是比同龄人要多,心里不禁有些沾沾自喜。以至于,到了上初中那会,我读过了金庸先生的《雪山飞狐》《侠客行》《书剑恩仇录》《飞狐外传》就以为自己了解了中国的民间历史,差不多可以炫耀好一阵子呢。语文老师有一天告诉我,金庸先生的小说可以总结为“飞雪连天射白鹿,笑书神侠倚碧鸳”,打那之后我才明白书是一辈子都读不完的,只有将书中的精髓牢记在心,将前人的文化传承光耀,将自己笔下的文字推陈出新,那才是读书的意义所在。